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曹植”也为爱情丢了性命   

2016-08-14 09:45:00|  分类: 大津皇子,曹植,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天天“蒋”【8月14日(星期日)篇】

日本“曹植”也为爱情丢了性命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一个巴掌,五根手指,就是有长有短;同一个娘肚,孕育出来两个人,命运也时而大不相同。比起自己的亲妹妹赞良,大田皇女的运气却差了很多。明明是自己在667年的时候先嫁给了天武天皇,却让姐妹同侍一夫的赞良抢在前头生下了草壁皇子。因为是长子,草壁皇子来年就顺理成章的被确立为太子,赞良也被立为皇后。尽管这一年大田皇女也生下了一个皇子,可是黄花菜早凉了,一切已成定局。
  这个姗姗来迟的男婴就是后来成为日本文学史上汉诗鼻祖的大津皇子,是一位和中国三国时代“七步成诗”的曹植一样,才高八斗、学识过人的奇材。现存日本最古汉诗集《怀风藻》称他“状貌魁梧,器宇峻远,幼年好学,博览善文。”他曾写过一首意境清幽、韵律环复的和歌——“山中多树木,频滴清秋露。待妹伫终宵,吾衣湿漉漉”,送给一位“石川郎女“,述说自己在秋夜痴痴守望等待,被夜露浸湿衣衫又忐忑难安的心情。女郎收到后也回复了一首情意绵长的和歌——“承蒙树下伫,待吾情意笃。早知湿君衣,愿为清秋露”,歌中把自己比作秋夜的一滴露珠,情愿紧紧贴在大津皇子的身躯上。石川女郎如何“颜值”出众已不可考,我知道日本著名演员黑木瞳头尚未出道时曾在宝塚歌舞剧团的《芦苇山的滴泪》中扮演风情万种的石川郎女,结果让她自己成为了“万人迷”。当然,如果打开脑洞的话,我们可以通过大津皇子痴缠的和歌想象石川郎女是何等迷人的!爱情,本是无罪的,可偏偏这位石川郎女不是别人,就是草壁皇子的恋人!不是和太子抢江山,就是抢他的女人,这还了得!这段像极了曹丕曹植兄弟和洛水神女三角关系的恋情,也让大津皇子把草壁皇子的脸打得啪啪响,这颗兄弟阋墙的重磅炸弹就此悄悄埋下。
  大田皇女本来运气就输了一着,偏偏寿命也不长,在大津皇子五岁的时候就撒手人寰。没娘的孩子,就像田埂上的野草,少了依靠,恣意飞长。或许,天武天皇心理是明白的,尽管他自己可以同时享受“姐妹双花”,但他不肯让自己的儿子——皇子们去兄弟共同分享一女的。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天武天皇特意在自己身强体健占据皇位8年的时候订立盟约,679年“夏五月五日甲申,行幸吉野宫……天皇与皇后诸皇子盟”(《大日本史》卷十一),要求他们“永不悖忤,和衷共济,千载安宁”。两年以后的681年正式立草璧皇子为“皇太子”。谁料,天武天皇一死就变了天。天武天皇在世时曾“诏大津皇子,始听朝政”(同上),大津皇子的才学反而成了为他招来嫉恨的诱因。为了扫清道路顺利登基,就算大津皇子是自己的亲弟弟亲外甥,事关一统江山的皇位继承问题,草壁皇子和赞良皇后也绝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日本这段皇宫故事,简直就像是复制了中国三国时代曹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人生轨迹,不幸的大津皇子也死于皇位斗争的倾轧之下,死于哥哥和姨妈亲手设置的陷阱之中。686年,“九月,帝崩,(赞良皇后)临朝称制”(同上)。十月二日,大津皇子就因谋反的罪名被捕,翌日即被赐死,死时年仅24岁。听闻大津皇子被赐死的消息,他的妻子来不及穿好衣服,赤着双脚,披头散发,一路狂奔到尸身旁,殉情自尽。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金乌临西舍,
  鼓声催短命。
  泉路无宾主,
  此夕谁家向。”
  大津皇子临终之前留下的这首汉诗,至今读来让人唏嘘不已。夕阳西下,行刑的鼓声响起,刽子手伺立一旁。昨天还是堂堂皇子,今日却要独向黄泉,此时的心境是何等凄凉?!饮下孟婆汤,走过奈何桥,黄泉路上,你不是储君,我也不是皇子,权势的纷争都留在今世,来生等待着我的又是什么呢?!
  尽管日本历史学家篠川贤在《飞鸟与古代国家》(日本吉川弘文馆,2013年)一书中为大津皇子的“谋反”做了种种学术考据性的“洗冤”辩护,但我知道历史上“欲加之罪何患无穷”的事情事层出不穷且永远不会终止的。我在想,留下这样一首凄绝惨淡的汉诗,大津皇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所感慨的,究竟是走向终点前的释然,还是生于皇家陷入政治阴谋的无奈?太阳今天落下,明天依然会冉冉升起。可是,走向黄泉的一条政治生命,却无法重新来过。我知道,如今在日本大阪府和奈良县交界的二上山山顶上有一座墓地,日本宮内厅将其称为“大津皇子二上山墓”。同时,我还知道,位于奈良县中心部葛城市还有一座被称为“鸟谷口”的古坟,有日本学者那里才是大津皇子的真正墓地。古今中外,一位深陷政争而死的人,常常会有“不知其墓在何方”的悲局。不管怎样说,大津皇子这样吟诗而去,无论是在日本皇宫史的苍穹上,还是在日本文学史的天空上,都是一颗耀目流星的陨落。

  评论这张
 
阅读(67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