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式“联邦制”严重泡沫化该怨谁   

2016-07-01 09:56:00|  分类: 联邦制,地方自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天天“蒋”【7月1日(星期五)篇】

日本式“联邦制”严重泡沫化该怨谁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最近,冲绳县因驻日美军问题与日本中央政府越闹越僵,“冲绳干脆独立算了,反正日本是地方自治”开始四处流传。1947年4月17日,日本颁布《地方自治法》,并在宪法上作了明确规定。严格来说,日本47个都道府县接近于“联邦制”,日语中也将地方行政区划称为“自治体”,准确体现了地方高度自治的特质。不少人对这种近乎“独立”的政体投以羡慕目光,并伸出了大拇指:“千百年来中央集权的东亚国家,一样也可以实行联邦制。”

  若是真的那么认为,可就算掉到沟里了。随着时过境迁,日本的“地方自治”不但愈发不如人意,其内涵也越来越空洞化,效力急剧下滑。

  话题要从一则新闻说起。日前,日本政府的复兴次官冈本全胜在退任的记者会上直言不讳地说,5年多来东日本大地震灾后复兴的25.5万亿日元费用均是由国家财政支出,对此我坚决反对。哪怕5%甚至是3%,本应当有地方负担。不仅可以从有财力的地方城市借力,更可以形成督促,提高其工作效率和积极性。

  不难看出,冈本是对中央“溺爱”地方城市、地方城市乐得依赖中央的现象发牢骚。其实,只要看看日本地方发展状况便知,这绝非只是该官员个人立场,而恰恰反映了某种现实。

  近年来,“国家依存症”的论调在日本流传甚广,舆论也开始对地方城市发展依赖国家财政和行政支撑的非正常现象提出强烈批评。甚至有网友激进地指出,现在的日本地方城市是爱哭的孩子有奶吃,好吃“软饭”的“怂小子”越来越多。

  其实,日本的“国家依赖症”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自民党政府借助经济腾飞,大兴“撒钱政策”。即便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大举兴建新干线、开发核电站,虽然一时间为地方经济注入了活力,但也落下了“依赖症”的病根儿。

  上世纪90年代的房地产泡沫破灭,日本在失去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后,经济依旧萎靡不振,难破僵局。再加上绝大多数地方城市少子老龄化、过疏化问题日益严峻,经济陷入一潭死水,只好习惯性向国家要钱、要人、要政策。若再遇大型自然灾害,“国家依赖症”更会加重。面对地方城市一副病怏怏的脸,日本中央政府纵然无奈,岂有不救之理?

  此外,被视为“罪魁祸首”的“撒钱政治”,时至今日仍在日本政坛十分常见,其背后的政党巩固地盘、博取民意的色彩亦十分浓厚。然而,地方自治体的“不自治”还有另一因素。那就是日本的畸形政治。

  除了“新干线经济”、“核电村”这样十分单一薄弱的地方经济形式,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基地经济依赖”的冲绳模式。特殊的战后历史和日美安保同盟关系,让冲绳不但在经济上需要向国家不断伸手,连政治自治都“名存实亡”,成为日本所谓地方自治的一种最大讽刺。在整体经济下滑不前的泥潭中,日本政府在实现振兴重生方面显得束手无策,地方也只好继续“卖怂”。

  渐失昔日光彩、不怕伸手“要饭”的日本地方自治体,正面临着新一轮生死考验。解铃还须系铃人。一手造成“自治体”孱弱不堪的日本政府,若不创造更多“生钱”机会,恐怕还要继续背负沉重负担。而日本所谓的“地方自治”,也只能是一块华而不实的看板。

  评论这张
 
阅读(10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