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勇于对抗孤独时可以阅读马尔克斯   

2014-05-03 07:37:00|  分类: 再次,土地,匆匆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域小札之五

◆蔡斯(在华外企资深白领、《日本新华侨报》专栏作者)

勇于对抗孤独时可以阅读马尔克斯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2014年4月17日,诺贝尔文学奖作者马尔克斯去世了。他最著名的书是《百年孤独》,网络上经常看到引自这本书的名句,感觉都是沉甸甸的,所以迟迟未有阅读的勇气。有人曾经说过,很多东西只有在有了人生的历练后,回过头,才发现原来如此。我第一次读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四十岁后,人性撕心裂肺的展现, 令我在秋日的阳光下掩卷泪流。

生活在海外的日子,让每一个游子都有足够的历练去理解孤独:远离家国,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匆匆过客,究竟什么东西属于自己呢?孤独的感觉常常是铺天盖地弥漫而来,让人不能自已。

记得散文大家余秋雨曾在《庐山》中写到:“文人总未免孤独,愿意找个山水胜处躲避起来;但文化的本性是沟通和被理解,因此又企盼着高层次的文化知音能有一种聚会,哪怕是跨越时空也在所不惜,而庐山正是这种企盼中的聚会的理想地点。” 这段话,或许是对闯荡海外中国人的一种精神写照。不远万里飞越重洋,其实是想找个“世界上适合人居住的地方”躲避起来,跟当年上庐山的文人骚客也相差不远。人们带着沟通和被理解的企盼,在这样那样的聚会和团体中,中文,英文,简体,繁体,不拘一格地“惺惺相惜”起来。

我也曾常常走出家门,与朋友们寄情于英国北方最美的风景。常常是开上几个钟头的车,跑到湖区,看泛舟的游人,看雨后的夕阳。英国雨多,雨后的天空在夕阳辉映下常有一层哀怨的暗黄,远远近近的山也被染成深浅不同的颜色,重重叠叠,那种“关山难越”的感觉自然就会浮上心头。坐在湖边的我们,望着落日余辉下水平如镜经年不息的湖面,常常会羡慕湖中荡舟的人,想象他们一定有一种陶醉在天地的广阔之中忘我。有时又会想起我们相思的另一头,孤独的又何止远走他乡的我们这群,留在原地的亲人,物是人非的感觉,一定也很悲凉。每次友人的相聚,总不免谈起中国与英国的对比。但这又常常成为摆脱旧日阴影的绊脚石,感怀之余,我们常常自嘲自己为“浪漫的非现实主义爱国者”。

然而,每次聚会总有曲终人散的时候。安静下来心灵深处不可挥去的孤独仍然顽固地袭来。余秋雨在《柳侯祠》中,借探讨柳宗元的命运,把孤独的本来面目无情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个人是没有意义的,只有王朝宠之贬之的臣吏,只有父亲的儿子或儿子的父亲,只有朋友间亲疏网络中的一点,只有颤栗在众口交铄下的疲软肉体,只有上下左右排行第几的坐标,只有社会洪波中的一星波光,只有种种伦理观念的组合和会聚。不应有生命实体,不应有个体灵魂。”

看来,人啊,在找到那些荣辱,位置,坐标,组合和会聚之前,孤独将会永存心中。奔行于海外的游子,似乎曾经找到过荣辱,位置,坐标,组合和会聚;然而,有义无反顾地在某个日子里决定把已找到的一切置于身后;在一片新的土地上,重新寻找荣辱,位置,坐标,组合和会聚。海外漂泊,这样的寻觅,何等的艰难,何等的需要勇气!

对抗孤独,漂泊的我们,需要为我们自己的勇气喝彩!

当我再次感受孤独时,知道自己可以开始阅读马尔克斯的书了。 ■

  评论这张
 
阅读(428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