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忍不住几番饕餮的伦敦唐人街   

2014-04-16 10:23:00|  分类: 饕餮,是我们,英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域小札之一

◆蔡斯(在华外企资深白领、《日本新华侨报》专栏作者)

对于在海外的中国人来说,唐人街,就是一剂妙药,吃下去,可以暂时消除绵绵的乡愁;吃下去,会产生一种回归故里的幻觉。

记得我当年刚到英国的那两个月,自己不会做饭,便时常到纽卡斯尔的中餐馆“解馋”。结果,我发现它简直就是一个“杂碎”铺,骗骗老外可以,在我眼里根本就算不上是中餐。如此这般,我大致过了两个月几乎“不知肉味”的日子。

我忍不住几番饕餮的伦敦唐人街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终于,机会来了,我要去伦敦出差。出发之前,我向英国人打听伦敦的唐人街,他们倒是很热心,给我讲那里在十八世纪初曾是中国劳工和水手的聚集地,讲那里曾有合法的鸦片烟馆,讲那里被称为“伦敦华埠”,他们真的不懂我的心,我对这些历史不感兴趣,我最想去做的事情,就是一个字:吃。

在伦敦车站下车,我第一时间直奔唐人街。尽管那些红漆、那些牌楼、那些汉字,不断让我心中涌起思乡的微风,但我直接扎进一家港茶餐馆时,才知道今天我要满足的是自己思乡的胃。

坐下后,我干脆利索地点了一大碗“艇仔粥”,加一碟“干炒牛河”,外加了一个“菠萝油”。跑堂的伙计用怪怪的眼光看着我,连续三次问我:”是就您一个人吃吗?”在大英帝国见过世面的伙计,还不曾见过一个中国小姑娘可以吃三个人的菜份。

餐馆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菜香与油烟味共冶一屋,那色,那香,那味,绝对能让每个中国人填饱肚子之余,减去几分丝丝乡愁。我一边吃,一边扑簌扑簌地暗暗落泪,也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我从小住校,吃惯了大食堂的大锅饭,本来对饮食没有什么挑剔,但我就没有想到,真的让我天天吃异乡外藩的食物时,胃里的神经会如此强烈的不满。

说起来,我是做梦都想着这三个经典单品。“艇仔粥”是广州的著名小吃,光配料就有十几种,猪肚丝、浮皮、海蛰、蛋丝、叉烧丝、干贝、鱿鱼丝、烧鸭丝、花生和鱼片等等。这个粥,集众多物料之长,口感爽脆软滑兼备,真是百吃不厌。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在长堤一带还可以买到水上人家做的“艇仔粥”。在缺鱼少肉的岁月,那可是一等的美食啊!

我忍不住几番饕餮的伦敦唐人街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至于“干炒牛河”,就是所有港式茶餐馆和粤式大排档必备菜式。由芽菜、牛肉、河粉等炒成,配料简单,火候是最考师傅的!我小时候,家住城西,到城东吃一顿沙河粉,是童年的梦想之一。

再说“菠萝油”,更是一个港味十足的单品。它是把传统的酥皮面包横向切开,夹着一块厚切的牛油所构成。新鲜出炉的包子夹冰冷的牛油就是最佳的吃法。这样一来,牛油就会被菠萝包的热力所溶化,包身随之变成让人食欲大振的金黄色。我常常想,牛油是泊来品,叫做“菠萝油”,应该是香港人发明的吧?

那晚,我真的不够淑女,把自己吃得快走不动了。半夜时分,我忽然想起叶圣陶老人那篇回忆性散文——《藕与莼菜》。他动情地说:“象我现在,偶然被藕与莼菜所牵,所以就怀念起故乡来了。所恋在那里,那里就是我们的故乡了。”

是啊,“所恋在那里,那里就是我们的故乡了。”无论伦敦唐人街有多么破旧,无论英国人多么会讲那里的故事,我呢,总是忍不住要去的。只有在那里,我可以享受“饕餮”。■

  评论这张
 
阅读(19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