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日共将乘大选之势“收割”众院席位   

2014-12-04 13:26:00|  分类: 自民党,议席,日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时政评论

12月14日,日本众议院选举将举行投开票。《读卖新闻》社对选民进行了电话调查。选情预测显示,自民党有可能“收割”超过300个议席。在众议院共475个议席中,第一大在野党民主党很有可能无法“冲击100个议席”,而号称“第三极”的日本维新党选情也十分低迷。这份看似“无聊”的调查,无非是印证了从前的判断。

但是,这份调查出现了一个最大的“亮点”,日本共产党的势力意外获得增长。

除了冲绳县的小选举区外,其他的小选举区基本上都呈现“自共对决”的场面,日共在毫不留情地抢占“非自民党票”。为何会出现这类局面呢?

首先,日本国内形势变化,日共随潮流而动。在日本政坛的“分区”中,执政党自民党被划为“中间偏右派”,而日共则被划为“极左派”。日共在建立之初,顺应世界共产主义思潮,推出的口号和政策都较为激进。但随着苏联解体,日本国内政治也开始集体“向右转”,日共在日本国内影响力开始逐渐减弱。日本共产党根据本国形势,于2004年适当调整了党章,提出“二阶段革命论”,转向“偏左派”的政党。在日共党员构成中,医生团体、大学教授等高收入社会阶层较多,对政府的一些政策有所不满时,敢于在公开场合表达,符合了日本民众对“发声”的期待。而近来“安倍经济学”饱受诟病,日共抓住机会“反戈一击”,用自身不断调整的“低姿态”,赢得了今日“上升期”。

其次,日共宣传手段高超,“政治与金钱”两手都抓,两手都硬。自民党机关报《自由民主》、公明党机关报《公明新闻》等基本上都没有超出关心本党政治的范围,而日共机关报《赤旗》,则被办成了一份真正的报纸。报道内容涵盖日本国内外一般性新闻,每天有16个版面,除日共党员外,购买阅读者众多。周末还有英文版、盲文版“全方位、立体化”宣传。这份报纸,成了日共的“钱罐子”。11月28日,日本总务省公布的2013年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显示,日共在日本所有政党中,收入排名第二,仅次于执政党自民党,达到225亿4051万日元(约合11.6亿人民币)。其中“卖报纸”、“卖书”所得占87%。更为重要的是,这份报纸还成了日共的“发声筒”。日本国内舆论风向一直是“为当权者谋”,《读卖新闻》倾向性明显,常为自民党“抬轿”。如果日共没有一份有影响力的全国性宣传报纸,以长期在野、议席稀少的状况,断然不会有如此高的“政治发言权”。

再次,日共奉行独立政策,走“差异化道路”。日本在野党除了一度执政的民主党外,分裂重组是“家常便饭”。而这些政党的存亡,往往系于某一个“政治大佬”的身上。以小泽一郎为例,从自民党到新生党、新进党、自由党、民主党、国民生活第一党到生活党,每次都是由于政见不合或为谋取更大利益而“跳槽”,甚至自建新党。日本国民对此类分分合合的“在野党”乱象已经疲惫不堪。而反观日本共产党,自建党以来不曾发生过太多改变,虽然不曾执政,却一直作为“一极”存在。加上宣传紧跟时事,如“终止增税”、“安倍经济学STOP(停止)”、“向核电站说NO(不)”等,这些主张异常鲜明的口号,直接击中了日本国民的“心”,给人留下敢说敢做,主张强烈的印象。因此民众才希望日共能在此次日本众议院选举中成功“扩张”。■

  评论这张
 
阅读(210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