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她们跟了张作霖有限温存无限心酸   

2014-01-23 16:07:00|  分类: 还是,白发,马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签约书籍《民国军阀的妻妾生活》之廿三

英雄出自草莽,美女生于名门。

1900年8月28日,沙俄军队攻陷齐齐哈尔城,袁崇焕八世孙、吉林将军富明阿之子、黑龙江将军袁寿山,誓与省城共存亡,以“军覆则死”的信念,自杀殉国。

他先是暗吞鸦片,被部下及时施救,后又连吞三枚金戒指,仍旧中气十足,最后自卧棺中,命侍卫于忠祥开枪,41岁壮年殉国。

袁寿山有一位外室,叫王松岩,生有一女名袁寿懿。在袁寿山殉国那年,她还不满三岁。袁将军死后,这对孤儿寡母在袁家大院备受歧视和排挤,不得已搬回奉天老家辛苦度日。

月寒日暖,时光如流,转眼已是1916年。这天,身为奉天督军的张作霖应邀出席奉天省立女子中学的毕业典礼。在代表全校学生做毕业谢辞的那个女生出现时,见惯风浪的张作霖也有了片刻的眩晕。

而台上的女生,亭亭玉立,盈盈浅笑,从容地接受着学生们的羡慕、钦佩、嫉妒,以及张作霖那直愣愣的目光。她,就是生于名门,初现峥嵘的袁寿懿。

能将袁寿懿纳为五夫人,让草莽出身的张作霖,有了一种同时收买文化人与世家女的双重优越感。而他这位五夫人,也的确是不同凡响。

有一次,张作霖带她到部队巡视。在张作霖讲完话后,她巧妙地为鸡头续了个豹尾,短短几句,就换来了数千官兵的阵阵掌声,为丈夫挣足了脸面,当真是做得大方又周全。

此后,自原配赵春桂去世后,再也不让夫人干政的张作霖,开始经常性地带领袁寿懿出席各种场合,对她的意见也很是看重。

张作霖的手下,个个人高马大。但在一次检阅部队时,张作霖却看到了一个矮小的新兵蛋子,于是问:“这小子哪来的?”有人回答说:“是寿夫人推荐的。”张作霖态度瞬间软化,“难怪这么精神呢,就让他当班长吧。”

还有一次,袁寿懿到张作霖在营口开的当铺“三畲当”查账,发现账目清清楚楚,有条有理,就特意跟张作霖提了下管账先生栾贵田,于是张作霖便把栾贵田调任为奉天督军署军需官,后又提升为整个东北军的军需处处长。

张作霖对才色兼备的袁寿懿的宠爱,非但没有随着新鲜感消失而停止,反倒日益增进。他在帅府里,专门为袁寿懿建造了一栋小青楼,上下两层,10余个房间,还在沈阳以袁寿懿的名义置办了两处别墅,只差没以金屋贮之。

袁寿懿的不同凡响,不仅仅表现在才色上。她能做到当张作霖需要她时,感到她原来已站在身边,当张作霖开始专注于其他人或事时,她又绝对不成为障碍。比如在张作霖有了马岳清后。

1923年,有人给张作霖送了一份厚礼——女坤伶马岳清,说已经找算命先生看过,马岳清面相好、八字旺,既能抚慰张大帅的万丈雄心,也有助于张大帅实现凌霄壮志。

而一向迷信的张作霖,闻言怎能放走这个“福星”。但他怕袁寿懿不答应,同时也觉得自己年近5旬再纳妾有些老不正经,于是没有立即把马岳清带回帅府,先在外面随便找了个房子安置下。

但袁寿懿何等聪明,在张作霖的亲信里又是尽得人心。她得知消息后,亲自登门,将马岳清请回了府中。只是为掩人口,起初以丫鬟名义处之。

或是时机巧合,或是马岳清命中福分,第二次直奉大战得胜时,马岳清刚好诞下一女张怀敏,遂被说成是“胜利的果实”,于是,庆功宴变为正名宴,马岳清正式成为张大帅的六夫人。

而操办这一切的,就是五夫人袁寿懿。她很清楚,在张作霖的世界里,娶一个美人,就如添一件锦衣,加一餐玉食一样,都不过是生活情趣而已。

马岳清,花月正春风。自从有了她的陪伴,张作霖的政治生涯也是一路顺风,扶摇直上,坐到了陆海军大元帅的位子。1926年,张作霖又带她出征,被各路军阀公推为安国军总司令,取得了南口战役大捷。龙心大悦的张作霖还带她一起去北京南苑阅兵,享受殊荣。

1928年6月3日晚,张作霖乘坐专车从北京回奉天,身边同样坐着他的“福星”马岳清。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尽管马岳清幸运地死里逃生,但她没能保佑住张作霖。

这一厢,袁寿懿还在府里张罗着迎接大帅回来,结果被抬进来的张作霖已是血肉模糊。为确保张学良能够安全返回奉天城,她以其难得的沉稳和聪慧,瞒住了张作霖的死讯,秘不发丧。在日本领事夫人前来探听虚实时,她一如当年做毕业生代表一样,亭亭玉立,盈盈浅笑,唇点朱丹,身着红衣,从容地施礼迎客,与日本人斗智斗勇,为张学良回来主持大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玉山倾倒再难扶,人间已无东北王。这一年,袁寿懿刚30,马岳清才23,都是香腮春笋嫩的年纪,却要从此和泪倚阑干。

“九•一八事变”后,袁寿懿迁居天津,跟随在她身边自愿照顾她的,是在帅府里一直承蒙她照顾的马岳清。1948年底,袁寿懿前往台湾,马岳清依旧自愿跟随其左右。

这对异性姐妹,经历了人世间至胜的繁华,也承受了人世间至悲的寂寞,一起从青丝熬到了白发。

1966年,名门之女、大帅夫人袁寿懿,病逝于台湾。而老天,自张作霖死后,就仿佛把他的“福星”马岳清遗忘了一般,又让她孤独无伴的孀居了9年。

1975年,唯一一位没坐过花轿,没披过盖头,没与张作霖拜过天地的大帅夫人马岳清,告别了自己有限温存,无限心酸的人生。台湾有媒体刊发评论,“我们不鼓励守节,但能为爱牺牲一切,仍是值得钦佩的。”

她与张作霖短暂的几年,究竟是劫还是缘?■

  评论这张
 
阅读(580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