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丰的博客

《日本新華僑報》总編輯

 
 
 

日志

 
 
关于我
蒋丰  

知日,也就是了解日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知,每天都要有所吸纳,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个从事了四分之一世纪以上传媒工作的传媒人,最终还是要适应传媒的时代变化,走进博客。但是,时代的变化,依然不能改变的是——传媒人还是要传思、传情、传心。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军校骗保已成“地下传统”?  

2013-11-03 15:31:00|  分类: 已成,软肋,领导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天天“蒋”(11月1日篇)

自“安倍丸”再次启航以来,日本自卫队所受到的关注和争议,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眼下,日本国会正在探讨通过“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相关法案,计划成立“国家安全保障局”,从日本自卫队里选拔出十几名干部挑大梁。

但是,就在一个月前,日本自卫队干部的摇篮——日本防卫大学校5名大学生被勒令退学的通知,却让日本国民由点到面的,看到了日本自卫队里一些见不得阳光的地方。

日本防卫大学校,跟其他日本国立大学不同。它不属于日本文部科学省管辖,而是根据《防卫省设置法》而设立的,“专门培养将来的陆海空自卫队干部”的学校。

日本军校骗保已成“地下传统”?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该校学生在入校的同时,就成为日本自卫队里的一员,不仅不需要缴纳入学金和学费,每个月还能领取11万日元左右的补贴。除此之外,一年有两次奖金,合计金额约有32万日元。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补贴和奖金就都出自日本国民的税金。

2013年9月27日,日本自卫队第三大队所属自卫官、防卫大的3名大四学生和2名大三学生,因骗取保险金被勒令退学。据这5名边读书边领“工资”的大学生供述,“骗来的钱都花在了吃喝消遣上”。

对于要经常接受训练的防卫大学生来说,保险是必不可少的。防卫大学生加入的保险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刚入学时就被要求全员加入的团体保险;一种是受伤机会较多的运动部学生加入的伤害保险。

防卫大学生在向保险公司索取保险金时,要通过日本自卫队员的保险组合——“防卫弘济会”。如果索取的是10万日元以下的保险金,就只需要提供盖有指导教官印章的,校医务室发行的就诊卡就可以。

而被勒令退学的5名防卫大学生,就是使用电脑和扫描技术,伪造了盖有教官印章的就诊卡,多次骗取一次性支付金额在10万日元以下的保险金。其中一名大学生就凭此手段,非法获取了118万日元。

事情败露的起因,是保险公司发现该校的一名大四学生的就诊卡上,写着“左脚大拇指受伤”。而在医学用语中,手指与脚趾是有严格区分的,医务人员在这种情况下,只会用“左脚拇趾受伤”的写法。为此,2013年6月,保险公司联络日本防卫大学,要求对该生进行调查。在校方的问询下,该生承认自己伪造就诊卡,并供述伪造手法是“从正在读大三的前舍友那里学来的”、“我以前住的那个宿舍的四个前舍友都会做这个”。另据那个提供技术的大三学生供述,“这并不是自己想出来的主意,而是大一那年,跟同寝室的一名大四学生学的。”

日本防卫大学是所全封闭式住宿学校,为了促进学生交流,加强兄弟意识,该校规定每年调换三次宿舍,大一到大四舍友混搭。综合上述涉案学生的供述,伪造就诊卡骗取保险金,其实是防卫大学宿舍里的“地下传统”。那些没有暴露的防卫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已经是日本自卫队里的干部了。

事实上,仅据可查到的资料,12年前,防卫大学就发生过一起大四学生伪造就诊卡,骗取保险金的事件。这名大四学生因此被勒令退学。但由于校方和保险公司达成和解,事件没有向媒体公开。

另据防卫大学教职工透露,这些学生的供述,也让校方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最近核实了保险金支付记录和医务室发行的就诊卡,发现有上千件可疑的保险金索取事件。就算是同一个学生连续作案10次,那嫌疑人也至少有上百人。

为查出隐藏在防卫大学里的至少上百名嫌疑犯,负责对学生进行生活指导的防卫大训练部教官们,制作了一份调查问卷,计划在9月27日,也就是对5名学生下达退学处分的当天实施问卷调查。教官们考虑的是,那些做过坏事的学生,在得知有同学被勒令退学后,一定很动摇也很害怕,就趁此机会开展调查,兴许会有人主动承认。

然而就在问卷调查开始前,负责学校运营、人事安排的防卫大学总务部干部突然宣布,经他们裁决,立即将调查权移交防卫监察本部。

对此,这名教职工表示不解,“在过去,校内也自主进行过几次问卷调查,为什么这次要把权力移交防卫监察本部?等问卷调查结果出来后再移交不是更好吗?总务部的目的令人怀疑。”

日本防卫大学的内部系统,由三方面构成:负责指导学生训练等的训练部,和负责管理人事调动、组织运营等的总务部,以及负责安排学生课程的教务部。训练部的领导层是自卫官,也就是所谓的“制服组”,而总务部的领导层是防卫省官僚,也就是所谓的“西服组”。

对于“西服组”来说,防卫大学只是他们为期两年的,积累基层工作经验的地方,是日后升职的“跳板”。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两年内不能出意外,不能给自己的职历留下污点,不能影响自己荣归防卫省。所以,比起究明真相,“西服组”更希望能尽快控制事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防卫大学的学生的骗取保险金的“地下传统”能否断绝,还要看“制服组”与“西服组”的内部抗争结果决定。

日本军事评论员、记者田冈俊次则指出了此案的另一种发展可能。“那些当年用同样手法骗过保险金的防卫大学的毕业生,如今早都是自卫队干部或防卫省高层。如果被其他国家的间谍掌握他们过去作案的事实,用这个来威胁他们提供日本的安保情报,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事实上,他国间谍在获取情报时,就爱挑那些有软肋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16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